首页 > 专题报道 > 何镜堂:永不停步的建筑人生

何镜堂:永不停步的建筑人生

发布时间:2014年01月17日 已有1条评论 点击数:5918


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联合设计团队成员在现场讨论设计方案的调整
(前排左一:何镜堂原始,前排左二: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张利)

75岁的何镜堂院士已经白发如霜,然而他脸色红润、腰板挺直,走起路来步步生风,带着一股特有的活力。何镜堂的前半生,和成千上万中国同龄人一样,充满了各种曲折动荡。有些人不幸被无情的命运击倒,有些人却在磨难中顽强地站起来,面对挫折愈战愈勇,何镜堂无疑是后者。纵观他的建筑人生,这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儒雅学者,一位风度翩翩的建筑大师,更是一位不屈不挠的生活勇者。

45岁重新起跑的建筑师
何镜堂的故乡位于东莞市,这里是明清以来广东著名的商埠,街道繁华骑楼林立,兼有荔林水乡之美。少年时代的何镜堂常常和哥哥一起外出写生,深深感受到岭南山水建筑的秀美。1956年,何镜堂离开家乡来到广州就读华南工学院建筑系。当时,年仅18岁的何镜堂不会想到,这里不仅是他青年时代求学的母校,更是他后来从事学术研究和建筑创作的阵地。从本科生到研究生,何镜堂如饥似渴地学习专业知识。1964年他撰写研究生论文的时候,在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临时借到一本很有参考价值的英文书籍。当时没有复印设备,他在招待所花了三天时间,一笔一划将整本书图文并茂地抄录下来,工工整整有如印刷体。尽管当时政治运动很频繁,何镜堂还是抱着学以致用的态度,希望今后能在建筑方面有所作为。令他始料未及的是,文化大革命期间他所在的湖北省建筑设计研究院被撤销编制,他和同事全部插队落户到湖北郧县的偏远山区当了农民。在忙完农活的间隙,他偶尔也会坐在田间地头茫然思索:从事建筑设计的梦想是否已经像天边的白云那样遥不可及?所幸历史终究没有残酷到底,文革后期何镜堂恢复了工作,并调到北京轻工业部设计院从事建筑设计,虽然只是搞造纸厂设计,30多岁的他总算又干上了老本行。


1930年代老建筑改建而成的何镜堂工作室

改革开放后,中国经济的发展迎来了新一轮爆发,沉寂多年的建筑界再度活跃起来,已经年届不惑的何镜堂心田也泛起了波澜。他所在的单位主要从事工业厂房设计,这类建筑受到工艺流程的很大局限,他常常感到难以尽情施展所学。难道就这样平淡地做到60岁退休?何镜堂不甘心放弃自己的建筑梦想,人到中年的事实更让他有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。正在这时,母校华南工学院,也就是今天的华南理工大学成立了建筑设计学院。经过再三思索,何镜堂决定和妻子李绮霞女士一起放弃北京安逸的工作环境,走建筑创作和教学研究相结合的道路,回到自己出发的地方重新开始拼搏,那一年他正好45岁。回到广州的第三天,华工的陈开庆院长告诉何镜堂深圳科学馆要举行设计竞赛。何镜堂说:“我听到这句话,第一个反应就是机会来了。当时行李还在托运都没到,我跟夫人两个就在招待所干了20天,最后一个晚上通宵完成,早上再坐车去深圳。上午去去一投标,晚上就通知中标。这在我人生中是个大事,从此我确定了创作的三到位原则:一、每个设计都认认真真地做;二、每个设计都做到品质优秀,争取得奖;三、通过工程总结提升,写学术论文。” 这种从理论回到实践,又从实践上升到理论再指导实践的创作方法,不仅成为何镜堂自己终生坚持的创作原则,而且成为他教导学生提升理论和实践水平的有效方法。


发表评论
0
姓名:
专题报道            more...
  • 商业中心的新生

    全球各大顶级品牌均希望在哥伦比亚市场抢占一席之地,安迪诺购物中心改...

    查看更多

  • 智慧型机场

   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T2航站楼是一座“智能+节能”的智慧型交通建筑。该项...

    查看更多

  •